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工作研究 >> 优秀网评 >> 正文
一个基层党代表的房子、车子和票子 追记山西省阳高县龙泉镇原司法所长李培斌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 | 日期:2016年4月7日 | 浏览1282 次] 字体:[ ]

他是逆风而行的人,逆得是拜金之风、享乐之风,行得是化解矛盾、调解纠纷的斩棘之路,修身用权、做人做事,他心里始终装着群众,全无半点私心。

他官不大,只是半个芝麻大的副科小官,但在山西阳高县的老百姓心中却似山一样巍峨、厚重。他是十八大党代表,山西省大同市阳高县信访服务中心原主任、龙泉镇司法所原所长李培斌。

房子:

结婚30年,租房26年,前后搬家6次,新修好的三间平房住了不到3年,至今仍欠外债7万元

冷风呼啸,落叶纷飞,袁桂如拉开挂在坍塌院墙上的半扇破门,佝偻削瘦的背影从未有过的坚定。

听说李培斌没了,龙泉镇富贵村79岁的穷老太太袁桂如死活不信,问了村里又跑镇上,最后恍恍惚惚回到家,瞅见镜框角上别着的李培斌照片,的一声,老泪纵横,撕心裂肺,像要哭喊出一生的苦楚。

头发白灰,满脸褶子的袁桂如一生孤苦,先后送走了最重要的四个亲人——她的丈夫和三个儿子。六七年来,全靠李培斌的接济和帮衬度日。我命硬福薄,好不容易遇上个这么好的人,没成想,还是没孚住。

一整夜,袁桂如没有合眼,第二天几经周折,终于打听到了李培斌家的方位,她要去见这个儿子最后一面。

在县汽车站往南城乡结合部,李培斌的家就盖在田埂边上。南北三间砖瓦平房,门口仍堆放着尚未用完的砖头。家里最多的摆件是腌菜的大缸,摆得哪里都是,院子里有,客厅电视旁有,卧室里还有,缸里腌的是萝卜、白菜、茄子、大蒜……

袁桂如见着李培斌的妻子杜润梅,好言宽慰,说着说着自己竟哭起来,培斌接济我,300给过,200给过,衣服给过,白面也给过。我那个破家他半个月来过,二十天来过,一个月也来过。见了面不管多会儿都是笑嘻嘻的,说话可暖人……”

我从来不知道他给人钱的事,常说他手太大,装上三五百一天就没了。多少年了他一个月3000多元工资,我一个月打零工挣500块,家里从没宽裕过。

杜润梅是个贤惠女人,也是个苦命人,结婚30年,跟他租房住了26年,前后搬家6次。搬一次家心碎一次。多少次了,因为没房子,没少怪怨他,有时候说得他也挺受制,可这新修好的三间平房他才住了不到3年啊!

李培斌是个孝顺人,正房暖和宽敞让给老母亲住,自己睡南边小屋。杜润梅说:他个子高,炕小,每晚腿都伸不直。就这他总说比住马家皂乡的窑洞强多了。那时租的两间窑,眼看下雨都快塌了,图省钱舍不得换地方,支个柱子,又住了五六年。

袁桂如还记得最后一次见李培斌是国庆前,今年中秋和国庆赶一块了,我进城就是想跟他要点钱,不是过节了么,干部们都有国庆节,我们庄户人就是八月十五,得开支。

老人不知道,李培斌家盖房的钱都是东挪西凑借的。跟他四弟借了2万,管我弟借了2万,他本家同事借1万,本家妹妹借1万,赊了1万多的砖,至今欠外债7万元。杜润梅掩面哭泣。

车子

骑了15年的摩托车,别人发动不了,他骑着走街串巷风雨无阻。省里特批的轿车,他总觉着开车去调解和群众有距离,于是,近了就走着去,远了还是骑摩托。他媳妇就坐过一次专车,还是单位让赶去大同见最后一面,谁知路上就传来了噩耗……

提起李培斌,杜润梅记忆最深的,还是在马家皂乡工作那会儿。他成天骑个烂摩托车,不管刮风下雨,没完没了的工作,他很关心这个家,但太忙,没时间。

县科教局长高桂德当过马家皂乡和龙泉镇的党委书记,是李培斌的老上司,他说培斌的人品没得说。乡镇的干部分工不那么严格,谁能干就多干,一个单位能受苦的就那么七八个人,李培斌是最累的那个。

培斌天生就是个公家人,领导觉得头疼难解决的事都让他去化解,不管是谁,只要有事,他随叫随到,老百姓认识的不认识的,他也有求必应,乐此不疲。

可谁都没想到,身高一米八,壮如铁塔的李培斌会有倒下的一天。1015日,司法调解、突发应急,一连数日不眠不休,喘不过气太久的李培斌想趁着大同市司法所长培训能缓两天,但最终也没能如愿。就在培训的第一天清晨,李培斌突发心脏病不幸殉职,年仅50岁。

让不平见青天,化干戈为玉帛,司法所与中心校一栋楼里办公。校长张栋说,李培斌周六日都在单位,生活没有一天是有规律的。晚饭有时六点吃,更多时候是八点、九点、十点、十一点,后半夜吃都有。

有段日子他早上五点多起来锻炼过一阵,结果路上熟人太多,走在路上尽是打招呼的,跟这个聊一会儿,跟那个聊半天,怎么也锻炼不成。后来太忙了也顾不上了,他没条件去休息。

当上十八大党代表后,李培斌从原先的股级升到了副科,担任县信访服务中心主任兼龙泉镇司法所长,30万人口的信访工作全压在他一个人头上,县里有什么事,都是挂他的号,更忙了。

康学文在信访服务中心工作,第一次跟李培斌出门办案,死活启动不了李培斌骑了15年的白色嘉陵摩托车,老摩托车折腾半天着不了火,还得是李主任自己来,他上去一下就启动了,后来是他着我下的乡。

康学文记得调解的时候,不管是请李培斌去的人,还是对方,都没有好脸色看。到晚上七点多,终于调解完了,两头不讨好,李主任还贴钱,反过来请当事人吃饭,巩固调解结果。

李培斌的徒弟、龙泉司法助理员鲁学虎说,师傅从没拿过当事人的一针一线,反倒在司法调解、受理上访中,遇到可怜人常给人50元、100元。记得有次一个当事人拿着烟来感谢他,他婉言谢绝不了,就从窗户给扔了出去,人家也就作罢了。

同样是化解一起信访案件,别人可能当时息访了,事后却又上访。但在李培斌这儿,一些老信访都能得到根治,没有后遗症。

康学文说,他常告诫我们,对上访户必须和颜悦色,不能动怒,来这里的肯定有怨气,对谁释放,肯定对干部释放,来了先给倒杯水,火气就从十分变成了七分,第二步倾听,你不能还嘴,第三步才是分析需求、讲理讲法。

李培斌生前没留下什么豪言壮语,在他的汇报材料里有这样一段话,很多东西是现实的无奈,根本就调解不了,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决引发矛盾的现实问题,这就需要我们调解人员的一颗热心,设身处地为矛盾双方着想,千方百计地解决他们面临的问题。

据介绍,李培斌成功调解的各类矛盾纠纷数以千计,曾制止了上百起群体性械斗,使50多对濒临破裂的家庭和好如初,使30多位遭受遗弃的老人得以安度晚年,让40名刑释解教人员、22名社区矫正人员痛改前非迷途知返。

票子:

他没留下什么钞票,倒是有个塞满各种发票的牛皮纸袋子,以及60多本大大小小的荣誉证书,一大摞奖杯。日子紧张,有人劝他干点实际的,他训人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,还说你们讲究吃好喝好,我能吃饱就行。儿孙自有儿孙福,我能把弯弯刀(锄头)给挂起来就不错了,知足了。

缺钱是李培斌的软肋。有时候晚上躺在床上,也跟媳妇念叨,儿子三年高中得花多少,将来上大学得多少,买房娶媳妇得多少。女儿新疆结婚,他舍不得出飞机票钱,还说闺女大伯在新疆能照应,自己死活不去,老婆最后摊牌了,才答应去,最后的机票钱也是人男方出的。

但要让李培斌以权谋私,他能跟人急眼。早些年有个老板叫他去铁矿上帮忙包工,领导也打招呼让他去,他死活不去,如果那年去,两套楼房也挣上了。杜润梅至今清楚记得李培斌当时说的话,你不要听人们说,挣钱得靠自己真本事,不能靠贪污受贿,要不然最后受罪还是你自己。

他太正直了,杜润梅满是心疼地说,多年月工资3000多元,接济人就花出去500多,一年能攒多少钱,还要走正确的道路,你说他多难,得吃多少苦。

采访中,鲁学虎告诉记者一个秘密,李培斌有一牛皮纸袋子,里面塞满了近八九年的油票、住宿票、过路费、火车票。司法所翻修的时候,牛皮纸袋里的发票还扔了一部分。没地方存东西,奖杯不能扔,那是师傅的命,只能扔发票。

以权谋私,门都没有,要是为公,李培斌跑前跑后,不知疲倦。龙泉镇景家庙村是李培斌包的村,全村4000亩地有3000多亩是旱地。为了取水浇地,打架伤人的事年年发生。李培斌带着村支书荆虎跑政策、要项目,修水塔、修路、打井、换地下水管、建大棚。

现在全部都是水浇地,原先旱地一年满打满算一千多的收入,现在蔬菜大棚一亩地有1万多元的收入。荆虎说。

人人学法、个个懂法是李培斌的普法梦。鲁学虎说,师傅找关系、想法子建起社区法律服务工作站,在中小学建起校园法律服务专栏”……他还有太多想法太多事没做完。

责任重于泰山,使命重于生命,俯首甘为孺子牛是我唯一的选择。李培斌是拿命在付出,在奉献。面对党和人民对我的褒扬,很多时候我确实感到了惶恐不安,消除惶恐不安心理的唯一办法,就是工作,工作,再工作!努力,努力,再努力!

  李培斌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他走了以后,省司法系统捐款5万元。他要是活着再干一辈子也攒不下这么多钱。杜润梅痛哭说,没敢给老人说培斌不在了,现在就想着好好把老人养老送终,把孩子养育成人。

在南关种蔬菜大棚的村民何存爱,为了感谢李培斌早些年的调解,去了趟生养李培斌的古城镇赵石庄村,想让村里头叫上人到自家地里免费拿白菜。见没人去,老头开着车把白菜送到了村里,结果还是没人要,那就卖吧,一块钱卖一百斤白菜……

李所在世的时候,一片李所在世的时候,一片叶子都不要我的,如今人不在了,就让老家的这些乡亲们吃上些吧。

 

 

 


责任编辑:lhxzzb